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科普阅读与出版

铸造科普精品 彰显科技魅力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出版科普图书历史最长、品种最多、规模最大的出版社。官方网站:http://www.cspbooks.com.cn/

有博物,人生才完整  

2014-09-01 09:39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来源:北京晨报     作者:陈辉

         路边花,几人能知晓?百般摧残无所谓,五颜六色开得好,就是死不了。

    初读《檀岛花事》,会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记录身边的植物,也能写成三大本书?

   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,博物学是个陌生的词。我们习惯了在某种轨道上活着,一代代重复着自己的命运,已经不再追问:这,是不是我需要的。

    摘下一片叶时,我们没想过那也有一个世界,推倒一棵树时,我们没想过它也是一次生命。当毁坏的种子在心中发芽时,我们很少去想:毁坏世界的,是否终将毁坏自己?

    我们活着,却泯灭了太多初心,甚至将孩子俯下身去看蚂蚁,去抚摸流浪猫,当成愚蠢。可现实的困境是:失去了幼稚,也就失去了敏感;失去了感动,也就失去了爱。

    没必要拔高《檀岛花事》,它只是一本普通的博物学书,它的纯粹,既可以理解为一种提醒,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无聊。可在这个被理性与技术玩坏了的世界中,我们总要去想,该如何度过今生。

    那么,不如听听作者刘华杰怎么说。

 

    一个找回来的爱好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也许很多读者会认为,您这本书既没“学问”又无用处,您怎么看?

    刘华杰:很正常。如今“博物学”不在教育部学科名录中,在一些人看来,它自然算不上学问。一位哲学家说过:千万不要指望别人也把自己当作哲学家来看。哲学如此,博物学也如此。哲学没用,好歹还算学问,博物学就更惨一点。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那么,您是怎么走上博物学的道路的?

    刘华杰:我小时候在长白山的一个小山沟中长大,父亲是个文化人,鼓励我了解周围的世界。但从上小学始,接触大自然的机会就少了。高中 时住在学校,整天读书,大学也差不多。大学学的是地质学,那时没有完全意识到博物学的重要性。直到1994年我博士毕业后到北京大学教哲学,有时间了,才找回儿时的爱好。

 

    与自然直接“对话”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在这么繁忙的时代,搞博物学岂不是瞎耽误工夫?

    刘华杰:价值是人定的。确有这种可能:认为搞博物学是在浪费时光。不过,修炼博物学对个体可能有好处,我只说可能,比如从中享受到乐趣。往大里说,生态文明的建设,某种程度离不开人类个体建立起与大自然的可感“对话”。

    博物学曾辉煌过,现在衰落了。为何衰落?解释各有不同。需不需要恢复?看法可能大相径庭。我个人看好博物学,多年来致力于在一阶层面和二阶层面复兴博物学。前者号召更多人走向户外,亲身实践博物学;后者属于少数学者的工作范围。

 

    人可以博物地活着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博物也许能给我们带来不同的心情,但赚不到钱,怎么养活自己?

    刘华杰:以博物学为职业的确不容易,我也从不鼓励年轻人靠这个生存。我通常会说,最好有个一般性的职业,把博物学当成爱好。我杜撰了一个短语:living as a naturalist(像博物学家一样过活),即博物学地生存,或简称“博物人生”。

    博物学对于获得某种好处,既不充分,也不必要,但或许很重要。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换言之,博物学是人生的奢侈品?

    刘华杰:这要看对谁来说了。19世纪,博物学是绅士阶层体面的职业或者活法,那时工人阶级想玩,自然不容易。准确地说,博物学主要适合中产阶级,对进入或即将进入小康社会的公众来说,它才显示出一定的吸引力。近年来,中国人喜欢博物的多起来,也与经济基础的改善有重要关系。

 

    每个人都可以博物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您这本书比较吓人,因为植物分类的东西太专业。

    刘华杰:哈哈,那是假相!喜欢植物的人不会觉得难。我没有科班学过植物学,小时候在大山里生活,我父亲教我认识了家乡的一些植物,自己看《赤脚医生手册》上的黑白线条图认识了周围近百种草药,只要有兴趣,普通人快速了解一百个科的植物不成问题,关键在是否真的有兴趣。

博物范围很广,不喜欢植物,还可以喜欢贝类、昆虫、岩石等。如果都不喜欢呢?这种人也有,数量还不少。对于这些人,博物学显得很难。

 

    博物人生会给孩子不同视角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人天生会对这个世界好奇,但很少有家长愿意去玩博物,您会吗?

    刘华杰:对外部世界好奇是生物的本能,是生命进化的结果。我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多接触大自然,但我不会强制她爱好什么。博物教育相当于自然教育,会帮助孩子更关心自然的演变,关注人与自然的关系,更易生发出尊重、保护自然的心态,且有利于孩子了解世界的复杂性。孩子从小修炼博物学,能以一种不同的态度和眼光看世界,可能更容易拥有全球视角,知道合作共生的重要性。

 

    现代化未必是福音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中国古代博物学很发达,可我们并没率先走进现代化啊?

    刘华杰:现代化未必就是福音,虽然各种教育、宣传让人们以为是这样。中国的现代化在某种程度上是被逼的,但也有个走法的问题,是先污染后治理,还是少点污染慢点发展?博物学的世界观强调多元性、多样性,讲究凡事要“适应”。传统是根,没有根,也可能暂时活一阵子,但没有后劲、不能长久。不能总是从现代自然科学的角度来理解博物学。科学主义的危险在于狭隘、不尊重传统,博物学有助于防范科学主义的意识形态侵害。

 

    自然教育,政府有责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玩博物学需要哪些准备?

    刘华杰:要感兴趣。观察美女,得喜欢美女才行。有了兴趣,其他都好办,可恰恰许多人做不到这一点。往大了说,这涉及到人生观:你想怎样活着,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?

北京晨报:兴趣要持久,自组织很重要,但这是个敏感话题。

刘华杰:博物学自组织其实是最安全的,国家应支持博物学自组织的发展,甚至在启动阶段要资助。在日本,自然教育得到政府的资助,许多硬件是政府建好了委托民间组织来运营。在正规教育之外,日本有3000多所自然教育学校。

   

    愿在玩物中丧志

 

    北京晨报:古人常说玩物丧志,沉浸在博物中,会不会对个体发展带来负面影响?

    刘华杰:当然!用于博物的时间多了,用于其他的时间就会减少。值不值,涉及人生价值的判断。如果认为钱赚得多、官当得大才算成功,那么博物学帮不上忙;如果认为世界上除了钱和官位,还有别的值得珍视,那么博物学是一个重要选项。对我个人而言,我愿意为博物“浪费”大把时光。博物学肯定也有多种境界,人们需求不同,特点也不同,只要有兴趣,达不到某种高深的境界,也没关系。况且境界本身是模糊的。

 

     刘华杰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